Jeya小肆

尘世多喧嚣,庸人总自扰

人生若只如初见(拾壹)

来源于沉寂了很久的某人的随笔…
想看她的文得一直催,你们懂得!
—————————————————

“嗚…嗚嗚…這裡到底是哪裡?”


看見窗外飄著自己來到首爾後的第一場初雪,丁輝人興奮的跑出了阿姨家在街道上歡快的跑著.

太過於興奮貪玩的結果就是... 丁輝人發現自己在這人生地不熟地方迷了路,只能無助地抱緊自己那小小的身軀,蹲坐在路邊低泣著.


飄雪連綿不斷地落在身上,融化時的寒意穿過單薄的毛衣凍得丁輝人直打冷顫.

加上維持了太久相同的姿勢讓自己手腳都麻木了起來,就算此時的丁輝人想到應該要先躲雪,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 …嗯?”

將頭埋在雙膝間的丁輝人突然發現天空中的飄雪不再落下,疑惑地抬起頭,只見一雙黑色的雪靴佇在自己身前,往上看去是一雙襯著鐵灰色緊身牛仔褲的纖細雙腿.

淺灰色的大衣裡面搭配白色的高領毛衣,黑色的長髮裡面藏著幾絲暗藍色的挑染.


丁輝人就這麼愣愣地抬著頭,看著那人一手撐著雨傘為兩人擋下滿天的風雪,另一手拿著圍巾遞給了自己.


“喏,圍著吧. 妳會暖和一點.”

似乎是看出丁輝人眼中的不安與疑惑,那人放鬆了原本緊緊抿著的唇,用著有些清冷的嗓音說著溫暖的話語.

丁輝人伸手輕輕地接過了圍巾,在那人的幫助下站起身後迅速地將圍巾往自己的脖子上繞著,甚至將半張臉都埋進了還殘留著那人體溫的圍巾裡,只留下一雙靈動的雙眼在外.

睜大著眼抬著頭,丁輝人帶著好奇心怯生生的望進了那雙冷淡卻專注的眼眸裡,接著開口道了謝.

"謝...謝謝!"


沒有回應丁輝人的道謝,那人只是站在原地沉默地與丁輝人對望著,傘下昏暗的光線讓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空氣中流動著的尷尬在一個噴嚏響起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丁輝人看著那人對自己笑得見牙不見眼的樣子,尷尬地伸手揉了揉鼻子.


丁輝人沒有發現自己現在的樣子在那人眼裡就像隻剛從河裡被撈起的小狗那樣,頂著一頭半濕的頭髮和凍紅的鼻尖埋在圍巾裡,還有那因為覺得丟人害羞而帶著委屈的眼神.

直到那人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揚起手在丁輝人頭頂上輕巧地揉了揉,那種陌生的寵溺與親膩感讓陌生的兩人同時楞了下.


抬起手拿下那人停在自己頭上的手,丁輝人在那人驚訝的神情中將她帶著一絲涼意地手貼上自己已然溫暖的臉頰,甚至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自然地蹭了蹭.

丁輝人看著那人的表情從驚訝轉為平淡,然後兩人眼神交會時,默契地朝對方揚起了一抹微笑.


直到多年以後,每當丁輝人回想起當時與文星伊初見面時的狼狽,嘴角總是不經意的揚起.

揚起那相同絕美的角度,還有當時,從初見就深深印在心底的那個笑容與那雙眼眸.


那年,15歲的丁輝人遇見了18歲的文星伊.

第一次的相遇,第一次的懵懂,第一次的怦然心動.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