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ya小肆

尘世多喧嚣,庸人总自扰

cr:mellifuous


一百种告白的方式 Tot40


“咚咚咚”


房门传来有节奏的叩击声,文星伊有些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


门刚一打开,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酒气,熏的文星伊眯了眯眼睛,定睛一看,罪魁祸首是丁辉人,那乖巧安分的一点都不像是醉酒的模样。


“辉人呐,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弯腰拿拖鞋,而丁辉人就楞楞地盯着,文星伊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孩子果然是醉了。


“欧尼……我最近学会了一句中国话……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


啥跟啥?文星伊满脑袋都是问号,表示信息量有点大感觉要缓缓。


丁辉人抱膝缩在沙发里,整个人团成小小的一坨,脸上的表情泫然欲泣,周遭的氛围无一不彰显着弱小无助可怜几个大字。


“狗跟仓鼠虽然物种不同,但也是有恋爱自由的对不对?”


虽然不能完全清楚眼前的小酒鬼在说些啥,但是粉丝常用的两个爱称让文星伊隐约有些明白了,这不是酒壮怂人胆借着醉意告白就是酒后吐真言呢……


没等到回应的丁辉人有些急了,舒展开身子,滚进文星伊怀里,然后用手扯住文星伊的袖子,轻轻摇着。


“对不对嘛?”


文星伊哆嗦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她对丁辉人的撒娇永远没有抵抗力,嘴角的笑容早已缴械投降。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看着得到满意答案的丁辉人喟叹一声,然后在自己怀里蹭了蹭,闭眼安心睡去的模样,文星伊的心头也是满足的紧。


俯下身在额头轻轻印下一吻,然后点着她小巧的鼻子,文星伊不自觉地挑眉。


“倒是希望你明早酒醒后,还记得今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个啥

六对cp都会有的,慢慢来

一百种告白的方式 Tot22


 “欧尼,我的圣诞礼物呢?”

 

丁辉人伸出手,掌心朝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文星伊,期待满满的像是随时都会溢出。

 

文星伊有些不敢直视,眼神躲闪着,双颊沾染了可疑的红晕,踌躇了半晌,郑重又带着急促的把藏在背后的礼物拿出,一鼓作气地塞进丁辉人的怀里。

 

“我还有一点事,先走了。”

 

丁辉人看着她慌乱离去的背影,眉毛上挑,翘起的嘴角连带着酒窝都又深了几分。

 

小心翼翼的拆开礼物包装,一个几年前的老式随身听,小小的LED屏幕也就只能飘一飘歌名。

 

塞上耳机,随意点了点了,也没有出现期待中熟悉的声音,反而是名不经传的几首歌,个别的甚至都没有什么艺术欣赏价值。

 

丁辉人的嘴角耷拉了下来,切~不解风情的木头。

 

许多年后

 

丁辉人再次从珍藏的物品中翻出了这个随身听,翻看着里面的歌曲。

 

歌名顺序依次是《你是我爱的人》《想和你在一起》《长长久久》《生死不离》《答应我好吗》

 

一旁文星伊想起自己年轻时的小聪明,嘴角自得的扬起,又宠溺的感慨。

 

“你那会傻乎乎的,还好我们没错过。”

 

丁辉人拍开文星伊揽向自己腰间的手,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笨蛋,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

 

“谁让你告个白非要那么复杂那么委婉!”

 

文星伊想到那时自己暗自忐忑纠结的好几天,突然有些委屈,转而又释然地笑开,缓慢有力的牵起丁辉人的手,眼神温暖而坚定。

 

“辉人呐,我爱你,以后的圣诞也一起过吧。”

 

“这还差不多!”

 

 

#Сумасшедшая(小肆)

http://music.163.com/#/m/song?id=36198438&userid=68042190➡️bgm请点开

———————

“You are my shining star,Because i'm loving you……”


放在录音室主控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轻柔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荡起阵阵涟漪。


坐在沙发上拿着乐谱的年轻女子闻声抬起头,看了看那响着的手机,又看看主控台前那伏案陷入深眠的瘦削背影,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想法却是:这个铃声好好听啊……


不知不觉中听着铃声竟有些痴迷,女子突然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看着那个伏案的身影并没有被吵醒,反而比之前更安眠的样子,女子犹豫片刻,小心翼翼的起了身,纤细的手指拾起了那兀自响个不停的手机。


“画家nim?”


下意识读出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女子好看的眉尖略略上扬,显然很是疑惑,按下了接听键,心中却满是不安与紧张,毕竟这是别人的手机。


“您好?”女子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脑海里迅速组织着语言,准备去解释当下的局面,谁知在自己开了口后,对面竟是沉默了起来,空气一瞬间变得凝滞而尴尬。


“你是……”


听筒那边传来的声音轻柔中带着点低沉,严肃中却又透着一股疲惫,光是听声音就能感觉到,手机那端的人已经蹙起了秀眉。


啊……这个声音,是铃声里的那个。


“请问你是?”


女子还在声音中恍惚着,电话那边的人没有等到答复,声音提高了一点再次询问,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竟是透过手机传递过来。


“我叫XX(←懒得想名字,总之是龙套),是M社的练习生,再过几天就要出道了……”


女子一惊,下意识局促不安的介绍其自己来,几乎把自己家底全都说了出来。


“文星伊呢。”


电话那边的人有些无奈,不过声音倒是轻缓了不少。


“监制太累,在录音室睡着了,我看手机一直响就接了……”


“让她醒了来我家!”


还没等女子反应,听筒已只剩下忙音,放下手机,惊觉背后已是细细浮了一层冷汗。


“怎么觉得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女子摇摇头,不切实际的想法非但没有被赶出去,反而更在心底扎了根。


另一边,挂了电话的丁辉人,坐在车子里,抬头望了望M社还亮着灯的那层,再看看副驾驶上那包好的礼物,赌气似的冷哼一声,抓起礼物扔到后座,然后狠狠地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准备好了没?副歌那里再录一遍。”


过了没一会,文星伊醒了过来,揉着太阳穴,头也没回的对女子说道。


“那个,那个……”


“有什么话就说,马上要出道的人说话还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


睡眠不足导致的低气压,让本就在工作状态中很严肃的文星伊又凶神恶煞了几分,女子背后刚消下去的冷汗瞬间又冒了出来。


“有人打电话给您,看您睡着了,我就帮您接了。”


“谁?”文星伊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隐私被冒犯的感觉,很不好。


“画...画家nim?”


空气一秒凝结过后,女子发誓,她从来不知道以低音炮著称的文星伊,竟能发出刺破耳膜般的高音。


“你说谁?画家nim?你……你接了?”


文星伊看看手机的通话记录,又看看年轻女子姣好的面容,想了想她平日里含糖量颇高的声音,再看看墙上那明显早已过了晚饭时间的时钟刻度。


明明夏天还没过去,可文星伊却觉得自己身处三九严寒之地。


拿起手机,刚拨出又按断,那抓耳挠腮的纠结模样,哪还有平日里半分沉着冷静。


“她,和你说了什么?”


“她让你醒了之后去她家。”


女子老老实实地复述了一遍,话音刚落,就看见文星伊一跃而起拿了包就要往外跑。


“监制,不是还要录音?”


扬了扬手中的乐谱,女子的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已经冲到门口的文星伊闻言止住了脚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咳咳……今天不是中秋么,早点回去和家里人团聚吧。”刚说完,脚下生风地冲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谁说马上要出道了,中秋节也不能休息,强行把人家的假期给抹去的……”女子委屈地嘟囔着。


“那个……明天你也休息吧。”走掉的文星伊突然又从门缝里冒出个头来,刻意交代。


“啊?”


“啊什么啊,让你休息就休息!”貌似是想到了什么,文星伊的脸闪过诡异的红晕。


“叮咚——”


门铃响了,丁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抿了口啤酒,抬头望望挂在墙上的时钟,歪头想了想,不为所动。


门铃声越响越急,又戛然而止,丁辉人勾起嘴角,然后数着“3...2...1...”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里那低沉又温柔的rap除了文星伊还能是谁,丁辉人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又等了一会,铃声没停,门铃又响了起来。


丁辉人先是将啤酒罐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系起了放在一旁准备好的围裙,这才慢悠悠的走到玄关开了门。


“辉人~”


看见门开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脸出现在面前的那一刻,文星伊一脸的焦急和不耐烦顿时都化作了浓浓的惊喜,张开双臂就要扑过去,谁知丁辉人一矮身躲了过去,留下她一脸错愕。


“我刚在厨房,都是油烟味,脏~”


丁辉人指指自己的围裙,然后又主动拉过文星伊的手,引她进门,“忙到现在肯定还没吃饭吧。”


疑问的语句却是肯定的语气,文星伊心下一暖,刚才的反常顿时忘到脑后。


“这是什么?”丁辉人指着文星伊拎着的礼盒询问出声,心下也有了几分猜测,不过目光却盯着礼盒上那系着的丝绸带子若有所思。


“月饼~中秋快乐!”大大的笑脸,过于上升的鼻肌,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丁辉人强忍着扑过去的冲动,表面强装淡定的接过礼盒。


“干什么?”看着文星伊摊开的手,丁辉人明知故问。


“礼物啊~”


丁辉人低头轻笑,这人私底下总是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眼波流转的横了她一眼,“等着。”


“不过辉人啊~你这次去伦敦办画展还有什么采访,不是要中旬才能回来吗?”


身后那人没心没肺屁颠屁颠的窝进沙发,比在自己家还随意懒散的样子,丁辉人脚步一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之前平复的怒气又翻腾了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赶回来陪她过中秋,自己何必累死累活把日程压缩到一半的时间内解决,刚下飞机就去这个工作狂的公司接她,结果倒好,这人还有美女作陪,要是自己不回来,她就这样和别人欢度中秋了?丁辉人越想越气,眼睛微眯,深吸口气,夜还很长不是么?


念及此处,丁辉人笑意浓了几分,礼物?瞥了一眼电视机下的柜子,车上本来要送她的那个礼物被拿回家放在了那里,现在,丁辉人不想那么轻易送出了,而是拿起桌上另一个包装好的物件递给文星伊,嗯,那是她在文星伊来之前特意包好的。

 

“哇!好重。”文星伊接过礼物,手腕一沉,显然份量十足,先是好奇在耳边轻轻晃了晃,什么也听不见,只好小心翼翼地开始拆包装,丁辉人只是在一旁玩味的看着。

 

包装纸被完整地拆开,里面的东西终于显出庐山真面目,文星伊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看礼物又看看丁辉人。

 

“牛津英韩双解词典?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文星伊显然还没从冲击中缓过来。

 

“嗯哼~觉得你需要。”

 

“呃……”文星伊觉得隐隐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欲言又止。

 

“难道你不喜欢?”丁辉人嘴一瘪,目光盯着脚尖,声音低沉下去,有些楚楚可怜。

 

“没……没……很喜欢。”

 

“那你记得好好学习,我会抽背你单词的。”丁辉人在心底暗笑,表面却不露声色。

 

“好……”

 

“知道吗,知识是无价的,你于我而言亦是。”实在看不过那傻子的苦瓜脸,也怕后面的计划露出破绽,丁辉人主动偎在文星伊怀里,柔声说着情话,心里却抖了抖,原来油腻也是会传染的……

 

不过看着文星伊瞬间亮起来的眼眸,丁辉人不禁短暂的失了神,回过神后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又觉得如此好哄的文星伊很是可爱。

 

“饿了吧?到厨房帮我忙,一会就能吃了。”

 

温存片刻,丁辉人觉得是时候该进入下一环节了,虽然真的有点舍不得那个温暖的怀抱。文星伊不疑有他,老实的进了厨房洗手。

 

“把那个洋葱切一下。”

 

说是让文星伊帮忙,结果到了后来,完全变成了,丁辉人指挥,文星伊动手。

 

看着文星伊认真的侧脸,在晕霭的灯光下熠熠发着光的样子,丁辉人不觉有些痴了,下意识的伸出手,将那几根调皮垂下的发丝挽起,别至那人耳后。

 

不经意间触碰到那人小巧的耳朵,细小绒毛在指腹擦过的搔痒,微凉的触感,感觉很是美妙,心中一动,手指停驻了下来,描摹着那人的耳廓,来回摩挲着。

 

白皙几近透明的能看到血管的耳朵逐渐变得通红,指尖传来的温度也从微凉转为滚烫,丁辉人一愣,视线转向文星伊,那人的脸连带着脖子都已红透,半阖的眼睛透湿气光幽怨的瞪着自己,上齿扣着下唇,开合间有些颤抖的话溢出,“别闹~”

 

两个字硬是说出了起承转合四个调子还折了三折,文星伊听了自己都不禁抖了三抖,脸上红晕迅速褪去变的青一阵白一阵,感觉自己半世英明毁于一旦。

 

眼见着文星伊就要发作,丁辉人连忙收回了不安分的手,欲盖弥彰的挠了挠自己的鼻子,然后绕到文星伊身后,环住了那纤细修长的腰身,头抵着文星伊的后背,讨好的蹭了蹭。

 

“你有眼屎……”

 

文星伊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热触感,有点心猿意马,早已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谁知丁辉人突然踮起脚尖,在自己耳边哈着气说了那么一句令人有些尴尬的话,下意识的伸手擦眼角。

 

嗯……悲剧了。

 

看着泪流不止的文星伊,罪魁祸首表示很心疼,拿着沾了水的湿毛巾,踮起脚尖轻轻擦拭着,文星伊虽然心里很崩溃,但说到底也是自己脑子抽筋了,现下还被如此温柔的对待,更是没有半点火气。

 

“还辣着疼么?”

 

丁辉人轻轻对着文星伊的眼睛吹气,看眼泪已经止住,出声询问,文星伊摇了摇头表示好了很多。

 

“你去沙发上坐着吧,剩下的我来吧,我在英国特地学了意大利面的做法,等下做给你吃。”一边说着,丁辉人一边把文星伊推出了厨房。

 

在英国学了意大利面的做法?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还想细细揣摩的文星伊却被丁辉人在那诉说着自己学习厨艺所遭受的苦难吸引了去。

 

“我跟你说,为了做这个意大利面,我被开水烫了很多次,还被厨师骂了好多次,而且啊,为了做出最正宗的味道,我尝到快失去味觉,还得了慢性肠胃炎………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吃!”

 

文星伊听到这心里早已感动到一片泥泞,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丁辉人满意的笑了笑,嗯,不枉费她铺垫了那么多。

 

意大利面端上的那一刻,文星伊就后悔了,闻都闻得出,看都看得见的辣味。

 

“怎么不动筷子?”

 

丁辉人坐在桌子对面,手托着腮,晶亮的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期待,文星伊脸颊抽动了两下,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艰难的拿起叉子,心一狠,眼一闭,卷了一大团塞进嘴里,初入口还是甜甜的味道,就在文星伊庆幸的时候,胃里如同火烧一般蔓延上来,额头瞬间就浮现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水……水……”

 

嘴麻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丁辉人赶紧到了一杯水给她。

 

“嘶……烫!”

 

文星伊喝了一口水又喷了出来,吃辣的再喝热水的那种感受相信很多人都懂……

 

“我才回来,家里没有凉开水。”

 

丁辉人略带歉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隐隐透着一丝笑意,文星伊却没办法管那么多,冲向了厨房的水池,折腾了半天才回复过来。

 

“你干嘛?”眼见丁辉人要把那一盘意大利面倒进垃圾箱,文星伊手急眼快的拦了下来,“不能吃辣就别吃了,别伤了胃。”

 

“那不行,你好不容易学会来的,说什么也得吃完,陪你一起得胃炎也挺好的。”红着眼睛和鼻头的文星伊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了,还不忘给丁辉人挤眉弄眼。

 

“傻子……”丁辉人不顾阻拦把面都倒进了垃圾箱,然后捶了下文星伊的肩膀,心里暗自责怪自己,早知道辣椒应该放少一点的。

 

“不生气了?”

 

搂过丁辉人的肩膀,把矮了自己半个头的丁辉人圈进怀里,文星伊叹了口气,下巴搁在丁辉人的头顶上蹭了蹭。

 

丁辉人惊讶的抬起头,“你都知道?”

 

文星伊轻笑一声,额头抵着额头,略带笑意的眼睛直直的望向另一双眼睛的最深处。

 

“呀,丁辉人,你当我们是交往了多久啊!这点我还能不了解你?”

 

轻啄了两下丁辉人的鼻尖,感受她变得僵硬的身子又慢慢缓和下来,文星伊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所以不生气了好不好?”

 

“哼~”

 

撒娇意味十足的轻哼,文星伊立即明白怀里的人已经完全消气了,暗自庆幸劫后余生的同时,心思也活络起来,一只手自腰间顺着背脊上下游移着,脑袋偏向一边,试探的吻在了丁辉人的额头。

 

丁辉人默默闭上眼睛,微不可查的细细的调整了角度以便更好的承接这个吻。

 

“以后离你们公司的女性远一点。”

 

“好。”

 

这一吻落在了闭着的眼睛上。

 

“以后也要这样顺着我惯着我。”

 

“好。”

 

这一吻落在了鼻尖上。

 

“以后的中秋节,除了家里人只能和我过。”

 

“好。”

 

只一吻落在了脸颊上。

 

“今晚我在上面。”

 

“好。”

 

想要落在唇上的吻戛然止住。

 

文星伊错愕的看向丁辉人,后者不知何时睁开的眼睛里满是狡黠。

 

“你出差那么累了,还是我来服侍你吧。”文星伊试图做着最后的抵抗。

 

“把手伸出来。”

 

丁辉人扬了扬脑袋,文星伊纳闷地伸出双手。却见丁辉人熟练地掏出一根丝绸带子,将自己的双手绑住利落的打了个死结,一切快到等文星伊反应过已经尘埃落定。

 

郁闷地叹口气,文星伊瞧着手上这根带子好生眼熟,不正是自己带来的月饼礼盒上的那根么?

 

“今晚,你是我的。”

 

丁辉人挑起文星伊的下巴,凑上前去,文星伊只觉得丁辉人那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面孔在眼前不断放大,最后只能看得见那人眼里衬着的窗外的一轮圆月,以及那圆月中央的自己。

 

在思绪完全迷失前,文星伊脑海里忽然闪过,丁辉人那修整过的指甲,还有身上那沐浴后特有的清香。呵,这人,明明什么都算计好了~


爱人之间的小算计,谓之情趣~

———————————

中秋快乐~~~~~

贺文一篇奉上 ………

没有感情经验也几乎不写感情戏的我挑战自己了!

写的想谈恋爱了emmmm……

许个愿祝自己早日脱单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