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ya小肆

尘世多喧嚣,庸人总自扰

图cr:sunbymoon






一百种告白的方式 Tot38



“容仙欧尼,快到阳台往下看!”

匆忙间响起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带着习惯的腔调,然后又突然地挂断,看着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金容仙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认命的走向阳台。

6楼说高不高说矮不矮,可依然让地面上那队内最长身变得更加娇小瘦弱,平时总是站在身边还没觉得,今日隔了些距离,倒是让人有些不习惯了。

文星伊一眼瞧见熟悉的阳台多出了更熟悉的身影,本就激荡的心跳禁不住又加大了波动的阈值。

深吸一口气,都到这一步不能退缩了!背在身后的手和手里的纸张一同举过头顶,朝着心心念念那人的方向,然后一页一页地翻过。 


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字不多,纸也就两三张,时间也不长,可文星伊此刻的紧张却远超以往。 


等了一会还没有动静……耳朵已经听不见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指尖游走到四肢再蔓延至全身的凉意。 


正在脑海一片混沌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疯狂的震动起来。

“呀!文星伊!你不知道我近视吗?那么小的字隔这么老远鬼看得见啊!”

电话一接通就是金容仙的咆哮声,其中夹杂着清晰可辨的哽咽。 


“没看清那你哭什么?”

“你这阵仗我还猜不出来吗?我又不傻!”

仿佛刚刚彷徨失措的是另外一人,文星伊恢复了平时的游刃有余,心中明白自己的告白虽然曲折但还是成了。


“怎么不说话!我不管,刚刚的不作数,你给我上来,重新亲口说,当面!”


电话传来挂断的提示,文星伊摸了摸鼻子,这种还不等人回应就挂断电话的毛病,倒是不知道在相处的时间长河里,是谁学了谁。


迈开步子,走向熟悉楼道,心里想着的却是


嗯, 今晚,jiu 就不回家了吧……


———————————————

来自深海底处的冒泡

不要问我计数为什么是38


因为话题总共的参与段子我都算在内了

(其实就是想偷懒)


 @拾壹 这个人拉我进这个坑结果自己忙到消失


想想自己坑了两个大长篇,一百种方式还是努力填了吧


守住节操最后的阵地





《M’s Diary》

221

“你是谁?”

伸出的手无法触碰到那个身影,模糊的好似一碰就会消散的飘渺幻像,挣扎着徒劳的攥紧几缕清风,又任由其在指缝中溜走……

修长挺拔的身影就那样悄悄伫立在天台的边缘,白色的衬衫在夜幕中升起另一轮新月,晚风拂过衣角和发梢也抽离了温度……

“明明是面对着我的,为什么看不清你的脸!”

那人笑了,明明看不清脸……可是为什么连嘴角上扬的弧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再见,容仙欧尼。”

“不要!”

低沉而熟悉的嗓音消散在耳畔,眼前的画面定格在那个展开双臂一跃而下的身影上,泪水模糊了视线,心跳和呼吸戛然而止,明明是梦啊……为何痛的如此真实……

时间静止,画面破碎,一切归于混沌……

——————————

417

“你到底是谁……”

睫毛轻颤,分开,清澈的眸子还残留着波纹,脸颊感受到的湿意提醒着梦境的余悸,金容仙楞楞地看着窗外,不远处那个比自己家高了三层的建筑物,一样的地点,一样的视角,情不自禁伸出手,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只是个梦对吧……

走在上班的路上,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金容仙感到了一阵脱离感,似乎与这种氛围格格不入,下意识寻求真切感得环顾四周,行人脸上表情不一,实际心里又会在想些什么呢……

一道熟悉的身影闯进眼帘,拉回了金容仙飘散的思绪,是梦里的那个人!金容仙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竟然会把现实和梦境重叠,可是这样想着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直直地分开人群,向那道身影追去……

————————

6月19日

世界开始转动的第一天

“呀!小心!”

面前的车子呼啸而过,文星伊惊魂未定,刚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竟差点闯了红灯,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穿着职业装的女生,表情灵动完全不同于麻木的路人,此时正微微弯腰喘着气,一只手还扯着自己的衣角,文星伊不禁勾起了嘴角……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女生平定呼吸后的第一句话让文星伊差点笑出了声,这种搭讪方式有点过时了啊,可是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误会了……

女生微微仰起头盯着文星伊,神情有些急迫,清澈的眼睛里满是认真,早上八点多的阳光渲染了一张精致的面孔,天使下凡了呢……

“应该没有吧~如果有的话,也许是,在梦里?”

文星伊看着因为自己一句话而羞红了脸的女生笑了,一大早出门散步真的是正确的决定呢……

“手机给我。我叫文星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空请你吃饭,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接过女生呆呆递过来的手机,文星伊快速存下了自己的电话,拨通,感受到口袋里的震动后心满意足的挂断,又递了回去……

“啊!你是M,那个很有名的作家!我是你的粉丝啊!”

女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变得超级激动,过度的热情让文星伊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你都有我电话了,不要太激动,而且你现在不应该赶着去上班么?”

“啊啊啊啊!要迟到了!对不起先告辞了!”

女生看了下手表,脸色突变,连忙告辞,刚跑出没几步又突然转过身,在阳光的映衬下笑的格外灿烂。

“我叫金容仙哟。”

——————————

723

“容仙欧尼,又见面了呢……”

文星伊痴痴的看着金容仙急匆匆远去的背影,笑着笑着视野却朦胧了,迈开脚步,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金容仙身后,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办公楼里。

掏出手机,看着未接来电那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数字排列,郑重地添加到了通讯录里,文星伊的手指颤抖着拂过金容仙这三个字,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这次也是……请多多指教了呢……”

金容仙终于踩着点坐在了自己的工位上,平复下急促的呼吸,拿出自己的手机,页面还停留在新建联系人。

“文星伊……星伊……”

-嗯-

顿了一下,猛地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金容仙有些迷茫,没有人的话,刚才的回应又是怎么回事,太过自然仿佛从来便是如此,会有那样一个人在自己呼唤她后,轻笑着温柔回应,然后把自己圈进暖暖的怀里。

金容仙有些混乱了,与文星伊搭话到底是因为她是自己梦中的影子,还是因为她是自己喜欢的作家M,还是两者都有,亦或是二者本来就是一个人?

————————

6月21日

“你还真请我吃饭啊?”

“那是当然,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可是你就请我吃这个?”

金容仙指着面前的一碗辣炒年糕,有些委屈的鼓起了脸,文星伊憋着笑意,她本是想请金容仙去吃大餐的,可是看着金容仙精心打扮后的样子,想捉弄她的想法却是怎么也按耐不住。

“你不喜欢?那给我好了。”

文星伊假装要去拿碗,手刚伸出去,就被金容仙一巴掌拍开。

“谁说我不喜欢了!我最喜欢炒年糕了!一个人能吃一大锅!”

金容仙狠狠的往嘴里塞了一条年糕,咀嚼了几下,觉得少了点什么,略一思索,一拍桌子。

“老板娘,再来两瓶烧酒!”

——————————

1222

“呀!你怎么老是跟着我!”

最近发现好几次文星伊跟在自己身后的金容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想你了。”

看着文星伊认真的样子,金容仙内心一阵慌乱,抬手扇了扇风,脸上的热气却没有丝毫的消退。

“明明最近经常见面……”

“嗯,看不够……”

文星伊上前两步,牵起金容仙的手。

“走,我送你去上班。”

看着身旁脑袋低低的,连颈子上都漾开一片红晕的金容仙,文星伊眼底的阴翳消散了不少,轻轻笑了,微凉的指尖调皮的挠了挠金容仙有些湿润的掌心,引起细细的颤动。

只要还能这样就够了……

——————————

9月10号

“啊啊啊啊啊!!!!!过去了没有?有没有走!”

整个电影院回荡着金容仙的海豚音,文星伊看着缩成一团,隔着座位扶手还要使劲往自己怀里钻的人,万分后悔没有买到情侣座。

“所以说啦!都怪你!为什么要带我来看鬼片!”

出了电影院的金容仙依旧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一场电影导致她披头散发,妆容凌乱。

“当然是有我的目的啦~”

“什么目的?”

“喏~”

文星伊举起自己的手,金容仙顺着目光望过去,才发现两人的手十指相扣,从电影开始到现在从未分离……

“哼!老司机!”

金容仙害羞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却紧接着被圈进了一个并不宽阔的臂弯,象征着挣扎了两下,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偷偷的笑了。

————————

1991

金容仙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和文星伊认识快四个月了,两人的关系也早已超越的好朋友的界限,虽然依旧停留在牵牵手,搂搂抱抱的程度上,但是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感情是什么,只是差一个正式在一起的表白而已,可就是这个表白迟迟没有等到!

今天文星伊说准备了惊喜,于是她满怀期待地来了,结果……嗯……礼物盒里装了一只玩具蟑螂!!!小学男生吗!这么幼稚!!

“呀!你到底什么时候表白!你不说那我说!我喜……”

文星伊赶在她的话说出来之前,捂住了她的嘴,上一秒还在因为受到惊吓的金容仙笑的前仰后合,这一刻却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为什么……”

金容仙拉开文星伊的手,静静的望着她。

“还不到时候。”

文星伊抬起头,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有些事真的身不由己。

“再等等好么?就快到了。”

文星伊苦笑着面对着金容仙探究的眼神,思绪却有些飘散,时间过得真快啊……

“好,我等你。”

——————————

9月21日

文星伊在金容仙的家门口徘徊着,想要按门铃的手举起又放下,反复了好几次,终于闭着眼视死如归的摁了下去。

“星伊?你怎么跑来了?”

“嗯……我家今晚停电,求收留。”

“你这是有预谋的吧?”

金容仙看了看文星伊手上提着的烧酒还有一些食材,满脸的不相信,可是回应她的是文星伊的一脸傻笑。

“欧尼厨艺好吗?”

“还行吧,能吃。”

“那我去洗菜,要用哪几样?”

“这个,这个,还有冰箱里有泡菜剪一下。”

文星伊从进门开始装作就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忙这个忙那个,金容仙先是别扭了一会但也很快适应了这样的情形,甚至开始不客气的指挥起文星伊。

两个人很快就忙完了晚饭,端上小桌子,打开电视机,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就吃了起来,就算静静的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文星伊瞥了眼看电视入了神的金容仙,若无其事地往她碗里夹了点菜,而金容仙则继续很自然的进食中,然后自己偷偷的笑了~

“我去洗碗。”

吃完饭,看见金容仙又想继续看电视又觉得应该去洗碗的为难神情,文星伊一骨碌爬起来,收拾了碗筷,揽下了任务。

“欧尼,今天晚上过得开心吗?”

“嗯。”

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文星伊突然开了口,向来低稳的声音竟然带了一丝颤抖,只是注意力全放在电视上的金容仙并没有注意到……

“那……我们以后也一直这样吧……”

“嗯。等等?你说什么!”

金容仙愣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刚才好像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跑到文星伊的身边,文星伊此时脸涨得通红,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洗着碗的手还有些哆嗦……

“呀!你怎么能趁我不注意表白!重新来一遍!”

“我不管,你刚才已经答应了!”

文星伊傻笑着收拾好洗干净的碗筷,而站在一旁的金容仙还有点不甘心,文星伊擦干手,戳了戳她鼓起来的脸颊肉,笑的有点坏。

“欧尼,今晚我和你睡吧~”

“呀!!!!!”

于是文星伊被红透了冒着烟的金容仙扔出了门外……

————————

1992

“我们才真正开始交往几个月吧,难道不应该是热恋期么……”

文星伊家里,缩在文星伊怀中看着电影的金容仙突然若有所思。

“对啊……不然嘞……”

“我怎么感觉我们像老夫老妻了……”

文星伊的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几秒,下意识将金容仙搂的更紧了几分。

“确实很久了……”

“啊?”

“没什么……”

金容仙像是想起了什么,坐直身子,盯着文星伊,文星伊有些回避……

“我们真的以前不认识吗?总觉得你很了解我,很多事我没有和你说过,但你都知道,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你这脑洞……你才是作家吧!”

“那……”

“只能说我们心有灵犀啊!天生一对~哈哈哈”

看着一脸嫌弃,不过总算被自己糊弄过去的金容仙,文星伊表情黯淡了下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一颗心更是沉了底……

————————

12月22日

“星伊啊,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吗?”

“你。”

“嘟——嘟——”

文星伊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虽然是开玩笑的一句话,但文星伊的心脏却不争气的加速跳动起来……

“叮——”

好奇的打开社交软件,是金容仙传来的消息,打开一看是张图片,金容仙的自拍,头顶还有蝴蝶结绸带,最底下写着:礼物。

…………

良久的沉默,文星伊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虽然觉得这种行为很是幼稚,但文星伊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于是两人在聊天软件里开启了斗图大战……

你问最后有没有发车?

两人在家里进行了蛋糕大战,然后又打扫卫生……累的直接睡死过去了……

————————

1995

“你怎么在这?”

“接你下班。”

金容仙皱了皱眉,此刻的文星伊虽然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却有一种触碰不到的感觉,白色的衬衣显得人有些单薄,突然想到了那个噩梦,赶紧走上前挽住文星伊的手臂。

“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啦!就是想看看你。”

感受到身边人熟悉的触感,金容仙的心这才稍微安定了一些,两人静静踱着步走向金容仙的家,月光、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细细长长最终融为一体……

“到家了,你上去吧。”

“你……要不要,一起?”

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人都是一怔,看着害羞低下了头的金容仙,文星伊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偏过头凑上前,在她的唇上烙下了自己的痕迹……

“下次吧,下次要早点说啊~”

“呀!”

金容仙害羞地推开文星伊跑进了住宅楼,文星伊站在原地,直到看到金容仙家的窗口亮起灯,这才转身离去……

“晚安,好梦。”

————————

-tbc-

金容仙洗漱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心底莫名的烦躁不安……闭上眼白色的身影一跃而下的场景一直浮现……下意识的看向窗外,金容仙立刻从床上弹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真的有人在!

“星伊,真的是你吗?”

颤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文星伊猛的转过身,只穿着睡衣和拖鞋的金容仙站在不远处,四月份晚上的风让她瑟瑟发抖,但更让她颤栗的是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文星伊。

“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就准备这么悄无声息地去死是么!”

文星伊赶紧跑过来想替她挡点风,却被金容仙死死的攥住衣领……看着因为惊恐浑身止不住颤抖的金容仙,文星伊苦涩的咧开嘴角。

“没关系的……”

“什么叫做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就像之前一样……”

“之前?!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紧紧回握住金容仙抓在自己衣领上的手,文星伊沉默的摇了摇头,抿紧的双唇有些苍白,越是这样沉默的文星伊,越是激起了金容仙的怒气。

上齿死死的咬住下唇,竟绽出点点血色,一瞬间刺痛了文星伊的双眼……

“不要这样对自己好不好……我求求你……”

手足无措的文星伊说话都带上了哭腔,可是金容仙依旧固执的看着她,泪水冲出眼眶,也冲垮了文星伊的理智的堤坝……

“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文星伊失去了支撑自己得力气,颓然的跪坐在地,金容仙也慢慢跪下来,眼睛一直盯着文星伊,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

“这个世界的名字叫《M’s Diary》是作家M笔下的故事,而我和你都是这个故事里的角色……”

“M?那你……”

“对,我就是作家M的原型……”

“那你为什么要寻死?”

“我……因为如果我不死的话……死的将会是你……”

文星伊犹豫了几秒,终于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文星伊心底如释重负,一个人背负这个秘密已经太久太久,久到快要崩溃……

“你怎么知道……”

“因为不止一次的见证了……”

“不止一次?”

“这个世界是被设定好的世界,书上写的每件事都会在这个世界里发生……而书的最后一章写的是,4月16日,金容仙卒……这也是现实里真实发生的事情……作者因为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拖延着迟迟没有结尾,接着我发现,只要发生了书里没有提到过的重大事项,这里整个世界将会重置……而我作为一个角色竟然有了自己思维,可以反抗作者的设定……呵”

文星伊苦笑两声……

“那我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书上只是那几个判定了生死的字……每次世界走到这里时间都会加速……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身处你的灵堂……于是只能自杀重置……我尝试过很多次,可是依旧没有弄明白,但是后来,我放弃了,觉得不用想了,有了更简单的方法……”

“更简单的方法……是指在我死之前死掉,发生与书上内容不符的事,世界重置么……”

金容仙低着头,声音没有起伏,平静的让人害怕。

“没错……”

“为什么你会记得所有事,我却一无所知……”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就是作者,作者就是我吧……”

“所以世界每次重置后,所有的事情都会一模一样的重复一遍是么?包括你对我做的所有事……”

“不,重复的只有书上提到的事,我该庆幸作者并没有经常写日记的习惯,所以只要是书上没有提到的时间都是我自己掌控的……”

“我们有过那么多共同的回忆我却丝毫不记得么……”

文星伊察觉到了金容仙的不对劲,心里有些慌,还没来得及询问,就看见金容仙站起来直直往天台边缘走,吓得文星伊爬起来从后面抱住她不敢撒手……

“放开!还没到4月16日,只要我现在死了的话,这个世界就会重置的对吧……反正还会再见面的,没有关系。”

“我怎么可能让你在我前面离开,还是在我面前!”

“我也是这样想的。”

金容仙停止了挣扎,转过身面对着文星伊,神情严肃而认真……

“为什么选择在这里自杀……”

“因为我想看着你直到最后一秒……”

“这次我们一起面对好么?就算还是会死,那也一起死……不要在一个人扛着了……”

文星伊点了点头,紧紧握住金容仙的手。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彼此等待着零点的到来……

“现在几点了?”

时间嘀嗒嘀嗒的走过,金容仙感觉到了不对劲。

“00:13!世界没有加速!也没有重置!”

“这是怎么回事?”

“只有一种可能……作者,改写了结局!”

文星伊和金容仙对望了一眼,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你个傻子,说不定结局早就变了!只是你一直不敢尝试!”

————————

M,本名文星伊,是一名作家,《M’s Diary》是她的绝笔之作,女友金容仙因救她死于车祸,在自责中选择了自杀,临死之前改写了《M’s Diary》的结尾。

之前版本
金容仙死亡文星伊思念度日

最终定稿:

4月16日

阳光灿烂,风平浪静的一天,文星伊和金容仙的故事将会继续,永远不会完结……

————————

嗯……结束了……收到了w的启发又是一个很神奇的脑洞……

看文的时候请注意,开头是数字的,代表着世界被重置的次数,开头是几月几日的,代表着是书里的内容,也是文星伊和金容仙在现实世界里发生过记录下来的……而整篇文也是一个完整的时间线……

好吧……其实写到最后自己都有点混乱了,脑洞好开不好填啊!希望各位能看懂……

话说,你们觉得,我的结局和w的大结局哪个更坑一点?哈哈哈哈

————————

最后,写这篇文的出发点包括脑洞的构思,都是为了感谢一位朋友(特别喜欢w),感谢你的礼物,无以为报,谨以此文聊表心意……碰到不愉快的人和事就华丽丽地无视吧!

然后被工作和私事困扰着的小伙伴,努力!加油!相信你肯定能迈过这个坎,有想说的有想发泄的可以随时找我,就算是无理取闹发脾气也可以哟~

接着忙着考试,又被难得感兴趣的人拒绝的小伙伴,嗯,我相信你的魅力,天涯何处无芳草嘛!不要怂,努力勾搭吧!

再然后,写了文却一直没有发出来的小伙伴!写的真的挺好的!摸着良心说的!一点不夸张!赶紧发出来吧!期待哟!

最后,给所有看这篇文的小伙伴包括我自己,在困境中永远不要丧失踏出第一步的勇气呐,没有尝试就永远不知道结果如何……嗯……大结局就是强行灌鸡汤,哈哈哈哈哈哈



かみ(上)

这是一篇写好很久的上篇,后续思考了很久断更了很久没续,这也是一篇我发上来两次又很快撤回的上篇……这第三次就不撤了,毕竟答应了小伙伴……此篇脑洞比较奇怪,大家慎入……

————————

谁也没有想过下一秒真的会有末世降临。
前一秒还在为一些琐事喜怒哀乐,
转眼间却开始为了生存拼尽一切。
丧尸,不再只是想象,
我们,何去何从。

“天晚了,回营地吧。”
安惠真的背后突然响起了低沉的声音,熟悉的嗓音让她瞬间紧绷起的身子又放松了下来,默默回过头看向来人。

“星伊姐。”

看到安惠真回过头,僵硬的身子变的柔和,手也离开了后腰的枪柄,文星伊这才敢向前多走几步,靠近对方。

看到文星伊的接近,安惠真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张地将手上的东西收回口袋,刚才就是这个让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放松了警惕。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文星伊还是看得很清楚,泛黄的纸条,干涸的血迹触目惊心,脚步顿了顿,眼神下意识地回避,准备说的话也淹没在涌动的情绪中。

“对不起,我。。。”
“星伊姐,不是你的责任。”
“可是。。”
“我们回去吧。”

安惠真不想看到文星伊自责的神情,向前小跑了几步超过她,然后偏过头,努力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伸出手。

文星伊看到那张笑靥不禁一阵恍惚,走上前却没有握住那只手,而是从背后轻轻拥住安惠真,双手穿过其腰间后交叠在腹部,微微低头抵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就这样沉默着。

安惠真先是一愣,却又很快就放柔了身子后倾,靠进了身后熟悉的怀抱,感受着温润的呼吸轻抚在后颈上,两人都不禁有些贪恋这温暖安逸的片刻。

辉人呐,惠真长大了,越来越可靠了,也,越来越像你了。
辉人呐,星伊姐的怀抱和你的一样温暖,很令人安心呢。

强光探照灯将营地周围照耀的如同白昼,内部却是漆黑一片,只有极个别的几个帐篷飘曳着微弱的烛光。对于只对声音敏感的丧尸而言,保持寂静是最佳的生存法则,但是对于喜欢群居又天生不安分的人类而言这却是莫大的折磨。

并肩返回营地的文星伊和安惠真只看到了守夜的几个同伴,其他人却不知去向,打听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在某人的号召下聚集到了一起在进行祷告,弄清楚情况的安惠真也在同一时刻感受到身边文星伊瞬间暴跌的气压。

“我的主,我们需要你,一刻也不能没有你,只有紧紧地依偎着你,心中才有满足有安息。”

撩开帐篷,营地里仅有的十几个人都在,无论男女老少,都拥挤在这狭小的一方天地中,紧闭着双眼,双手合十,聆听着带头之人的祷告,那是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声音醇厚还透露着丝丝与这世道不符的天真。

文星伊皱了皱眉,这个人她有一些印象,名字叫金容仙,是自己营地迁徙路程中意外救下的,还未蒙尘的笑容像极了记忆深处的那个人,也许这也是为什么营地不大,人数不多,文星伊和金容仙却很少相遇的原因之一吧。

“我的主,我们感谢你!因为在这黑暗的时代中,你是唯一的光明,求你的真光,驱逐我们内心的黑暗,使我们成为圣洁,成为你贵重的器皿。”

文星伊听着祷告词,嘴角泛起了冰冷的弧度,拳头越攥越紧,终于忍不住一挑眉就要开口,却被一旁的安惠真拦下了,偏过头凝视了对方一会,又瞥了眼周围同伴们渐渐安详平和的面容,文星伊按捺下自己的怒火,转身离开了。

“结束后,让她来见我。”

“我们深知,这是一切在人不能,在你岂有难成的事。奉主的名祈祷。阿门!”
“阿门”

安惠真站在原地,看着祷告结束后绽放笑颜的金容仙有些出神,这样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人分不清梦与现实,有些刺眼。
“惠真呐,快起来,我们一起祷告吧!”那是比她身后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也是自己时常半夜惊醒的缘由。

“您找我?”
被安惠真带进文星伊帐篷的金容仙有些唯诺,面前这两个人是这个营地的核心领军人物,自从加入的第一天起,就不停地从前辈的口中听到她们的传闻,两个女生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生存了下来,还壮大了自己的营地,保护了更多的人,不用想都能知道这背后所蕴含的意义。

只是金容仙想不通,被前辈们称赞的很好相处的两个人,为什么对自己尤其的不冷不热,甚至是刻意的回避与疏离,而且,看自己的眼神更像是在寻找着某个人的影子。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了。”
“祷告?怎么没有意义了,大家都很需要的。”
“这个世界没有神!”

文星伊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失控地低声怒吼。安惠真在一旁沉默着没有说话,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金容仙眼中升腾起水汽,模糊了视野,她只是想为大家做一点事,可是这份心意不被理解,不被自己希望理解的人理解。

胡乱的拭去泪水后,却清晰地看到了文星伊眼神,不甘,怨恨,愤怒,绝望,那一刻,心底的委屈和埋怨烟消云散。沉默片刻,第一次,金容仙流露出了疲惫迷茫,不再是人前那永远朝气蓬勃的样子。

“我知道的啊,没有神明这种事。”
“可是,不信神信什么呢?”
“信自己么?信你们么?信人么?”
“现实太过残酷以至于相信不了怎么办?”
“但是,人,总要相信点什么啊。”
“不然,怎么活下去呐。”

整个帐篷只剩下金容仙的喃喃自语,断断续续的自问自答蚕食着每个人的心。

“辉人呐,又拖着惠真一起祷告啊。”
“人总是要相信点什么的,星伊姐,这可是你教我的。”
“你只要相信我们就好啦,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我们到底还能相信什么,也许只有飘渺的神灵才能勉强填补住内心的空洞吧。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咎于自己不够强大,但是,也请记住,错的不是我们,是这个世界。